行業新聞
阿里巴巴拆股動力解析:高度匹配赴港上市議程
  據IPO早知道消息,彭博昨日報道稱,阿里巴巴在一份委托投票征集函表示,計劃將普通股數量從現在的40億股擴大至320億股。該計劃將于7月15日在香港舉行的年度股東大會上進行表決;如果獲批,將在2020年7月15日前進行拆股。

  阿里巴巴在函件中表示,拆股將提高公司融資活動的便利性,包括發行新股。





  上市進程再進一步

  此前彭博曾報道阿里巴巴在無需財務披露的情況下已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請,二次上市旨在使其融資渠道多樣化并增加流動性,同時最高籌集資金為200億美元。

  阿里巴巴對上述消息的回應均為“不予置評”,而昨日那份函件的發布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視作是阿里巴巴回歸港股前的準備工作。

  拆股,顧名思義,即將一股面額較高的股票交拆分成若干股面額較低的股票。拆股完成后,發行在外的股數增加,每股的面額降低,每股的盈利成比例下降,不過對股東的相關權利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一般來講,實施拆股的公司都希望降低股票投資的資金門檻,來吸引更多的投資者,進而增加流動性。



  暗戰

  “AT”中的另一大巨頭騰訊就曾在2014年3月19日將彼時的股份以1:5的比例分拆,并在5月14日股東大會通過后生效。當時馬化騰給出的解釋是“在港股歷史上,騰訊目前的股價是罕見的,拆股除了能滿足更多投資者的需求,客觀上也是為了滿足員工激勵機制的現實需要。希望外界不要過分解讀。”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騰訊選擇拆分股票的時間節點也頗有意味。

  誠然,拆股確實能增加買賣的流動性,吸引更多投資者;但不得不忽視的因素是阿里巴巴的上市計劃也對騰訊當時的拆股決策產生了某種影響。

  2014年年初,阿里巴巴被傳出將重新啟動已擱置許久的上市計劃,預計最快在4月正式提交美國上市申請。隨著阿里巴巴的上市地點確定和估值趨于穩定,整個資本市場對于中國互聯網巨頭的上漲預期也會到達一定的天花板,市場自然會選擇一定回調。

  再者,在2014年,阿里巴巴和騰訊之間的“戰役”也不像今天這樣滲透至各個領域,各自在自己的優勢地盤(例如電商和游戲)有著絕對的統治力,各自增長空間的極限也無法估量。因此,對于投資者來說,與其重注在某一產業,尚不如嘗試分散投資,實現低風險高回報。

  因此騰訊當時的拆股之舉也可以減少資本市場上的分流影響。



  拆股的動力

  縱觀這些年的全球資本市場,選擇拆股的互聯網“巨頭”不在少數,包括蘋果、谷歌、eBay等。其中,絕大多數公司的目的也單純是吸引更多投資者,而谷歌則是一個不同的案例。

  谷歌在美東時間2014年4月2日完成1:2的拆股, 4月3日超過3.3億股無表決權的“C類”股票已正式登陸納斯達克,其股價也自然而然得減少近一半。

  該拆股舉動最大的爭議點在于,除了具有增加流動性的意味,實質上更多的是保證谷歌兩大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對公司的控制權,也就是典型的”Founder’s move“。

  具體的操作簡單來講就是新增并不具有投票權的股票類別(C類),而在拆股前的股票分為AB類,A類即每股一票投票權,B類則為每股10票投票權,而上述兩位創始人持有的恰恰是不公開交易的B類股票。換句話說,一旦之后繼續發行股票,創始團隊的控制權將得以保障。

  從公司角度來看,這種谷歌獨創的“三重股權”的制度最大程度上維護了創始人的控制權和表決權。

  綜上來講,絕大多數情況下,拆股的目的還是在于增加股票流動性,增強投資者信心,從而進一步推升股價和市值,也便于新股發行。這次,阿里巴巴董事會已直接表明拆股的目的,而選擇的時間點也與回歸港股進程有較高匹配。

  至于之后是否會因為此次拆股與騰訊在港股市場上展開另類的“AT”之爭,C叔也同樣期待。畢竟,對港交所來說,騰訊和阿里巴巴(如果順利上市)都是不可忽視的力量。

(來源:IPO早知道)


友情鏈接
Copyright?2018 利群商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魯ICP備09054331號
本網站為購物搜索引擎,只提供各網站商品及服務信息鏈接,以商家實際信息為準!
吉林快3投注宝典